法官大人太帥啦!!!

昨天以旁聽身分參加台大博士生虐貓案的公審
過程很精采歡樂
該死的垃圾絕對有罪 只是要判多重的問題

這已經不是初審 法官處理這案子已經很久了
所以大家都很清楚細節 只是最後把所有關鍵證人都找來整理一次

第一位證人是垃圾的前女友 還以保密方式作證 只有聲音看不到他
一大段時間都是花在這裡 因為他有詳細描述垃圾玩死一隻幼貓的狀況
但辯護律師一直找漏洞狡辯 最誇張的部分像是
前女友說垃圾把已經很虛弱的貓咪放在毛巾上然後把毛巾提起來 貓咪抓不住就摔到地上
她阻止 垃圾還說:"貓的骨頭很多 而且都連在一起 所以不會受傷" (誰的骨頭不多啊?)
然後最後一次垃圾站起把毛巾提起 貓就摔死了
辯護律師想表示貓的抓力很強而且天性喜歡抓毛絨物 摔死是意外
律師就反問證人:"你知道貓喜歡毛絨玩具嗎?" (喜歡又怎樣 是垃圾把貓放上去的)
"你看過貓在牆上爬來爬去嗎?" (你看過? 那貓在牆上待多久? 大貓還幼貓?)
真是超白目的攻擊
但法官對狡辯已經不太爽 不理會律師攻擊 還對垃圾說:
"我只聽過貓有很多條命 還沒聽過貓有很多骨頭這種說法" 害我們都快笑噴

中間幾個證人出場時 垃圾都一直在強調
"不能證明他養的貓跟送養出去的貓是同一隻"
"他只是把貓放養 而沒有虐待"
確實沒有直接證明他有虐貓的證據
可是他大量領養幼貓 幼貓幾天內就死亡不然就下落不明 全部都是間接證據
而當法官問到他關鍵問題時 垃圾竟然還敢回 "我記憶模糊" "我不予回答"
真是機車! 所以他一直在狡辯的嘴臉真的賤到讓我想扁死他

後來台大懷生社一位代表作證 提到尋找幼貓主人的經過跟推測過程
(由於懷生社掌握了校區所有流浪貓狗動態且都以結紮
校園貓狗數量穩定並形成固定地盤 可驅趕外來貓狗
所以不可能會有不認識的幼貓出現)
垃圾還狡辯說台大本來就常有幼貓死亡的事件
但他同時又否認他的宿舍附近有三隻幼貓屍體出現的事實
當時法官還說他證詞矛盾 超好笑的
我還想這是在玩逆轉裁判嗎? XD

社團代表又提到後來他們常接到垃圾的謊報
說校園又出現受虐貓狗 讓他們疲於奔命
這時法官就請他舉例是什麼樣的狀況
社團代表說 例如謊報看到有幼貓雙眼被插衛生筷
這時法官就表情變了
大概這句終於讓他理智斷線 他開始對著垃圾開罵:
"你說你愛貓 那為什麼當你看到有貓被這樣對待卻不自己送醫?"
垃圾辯護"因為我想社團的比較專業..."
法官沒理會他的狡辯 繼續開罵 但訓話時間很長 有些記不太清楚 只能舉例 像是
"一個飽讀詩書 有知識的人 竟然會把幼貓放養! 如果送貓的主人是想放養的 那他自己去放就好了 幹麻交給你?"
"一個堂堂博士生 竟然想的出這種證詞! 你要不要我現在就去把台大校長傳喚過來? 教出這種學生 簡直是丟台大的臉!" (還順便問了在場有多少台大生 結果幾乎都舉手把我嚇到 XD)
(法官邊翻紀錄邊罵)"看了你跟懷生社的對談紀錄 一個知識份子竟然可以說出那種對話!?" (好好奇是什麼對話啊啊~)
"我之前一開始還想判你無罪 好不容易國家培育出一個博士人才 未來前途無量 實在可惜 但一直以來看你毫無悔意 如此辯解 我真想現在就扣押你!"
"一個沒唸過書的人去殺人放火 已經很可惡了! 何況是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 這樣的人犯罪 根本是國家恥辱! 腦子裝的是豐富知識 肚子裡卻是滿滿的狗屁齷齚思想!" <=法官絕對是用了狗屁齷齚 我記得很清楚
"把那麼小的幼貓都拿去放養? 你是過去有什麼創傷? 還是你小時候爸媽都放養你?" <=這句超嗆

還有很多 可惜無法精確呈現
那段訓話真是超精采的 讓我好想大叫 "法官大叔太帥啦~!!!!"
好後悔沒有錄音啊~~~ 實在是經典啊~~~
(現場應該可以錄音錄影吧 沒有搜身也沒有寄物)

法官還問每一個證人 如果要定罪應該要判多重
*噴* 還可以這樣玩的喔??!!
到了最後一位案例 也是最關鍵的部分
因為證據充足 所以垃圾跟辯護律師都沒辦法作什麼反擊了
而最後法官問到想怎麼判時 證方提出應搭配心理輔導
哈哈 真是高招!
法官也眼睛一亮 好像認為不錯 但又說"心理輔導一定要被告真的肯認錯願意悔改 輔導才有用"
機車律師還說:"是啊 如果是心裡有問題 關再久也沒用" (你是想藉此讓垃圾關短一點吧)

於是法官要垃圾跟律師回去好好想想 三天內給他回應 (意思是看他要不要自己認罪)
退庭時我們都是滿臉笑意
還聽到律師拍著垃圾的肩膀說"你自己好好考慮吧"
XD

事隔這麼久 如今正義公理總算獲得伸張了
雖然覺得那垃圾還好好的很幹
不過人類建構的社會跟法律 要讓動物的權利.生命獲得伸張 還有很多困難
這個案件判決 是一個好的開始
很期待最終的判決結果

最後還是想吶喊一下 法官大叔好帥啊啊啊~~~ 罵的真好啊啊啊啊啊

算是第一次參加公益

昨天穿著獸裝參加了寵物嘉年華活動
雖然是個商業性活動 但我們幫忙的單位是流浪貓協會
應該多少算是參與了公益協助吧
換裝之後主要的工作就是盡量吸引人潮跟募款
人跟寵物都很多 原本很擔心會不會遇到很多愛捉弄獸裝的白目群眾
不過沒想到狀況還好 只有後來遇到一群女生一直想欺負我們

天氣還不錯 但一下午穿下來還是感覺體力透支 尤其之後頭一直暴痛
痛到今天起床才好 囧
應該是裝太悶的關係

不知道是活動性質的關係還是什麼原因
感覺群眾都是走馬看花
倒是很佩服流浪動物花園 投入大量人力跟宣傳手法
效果看起來很不錯 他們製作的月曆也很好看
有些公益組織就只是放放東西 掛個牌子 這樣真的很難吸引消費者的目光啊

其實也不知道這樣是否對協會有實質上的幫助
當初會開始對獸裝改觀 就是因為看到那岐把獸裝扮演跟公益活動結合
如今自己也終於能實際參與 卻覺得還是有缺少什麼的感覺
也許應該事先多作規劃吧

話說多年前我是對獸裝很反感的
但當時我對獸裝的認知僅止於其中一小部分 也看的太少
這些年看的東西越來越多之後 原來獸裝的領域跟畫畫一樣 也是有不同風格不同理念
也發現原來真的有寫實型風格的獸裝
當時看到那種獸裝 真的就是覺得 如果獸人存在 就應該是長這樣啊~~!!!

如今我跟以前的想法還是一樣 不會想要藉由獸裝"變成獸人" 也不會想用獸裝隱藏自己的真實面目
那對我而言是一種角色扮演 只是把內在的個性更為直接的表現在外貌和動作上
講簡單一點 因為平常的模樣裝可愛或耍帥會很噁心很奇怪 但穿裝時卻很適合
所以穿裝時可以更自在的表現某些個性特質 甚至會誇張 因為那是一種表演
而當表演與其他活動結合 就可以賦予這個表演有更多意義
利用獸裝形象為動物代言 爭取動物福利 我認為是最適合的
所以當初看到那岐這麼做時才會眼睛一亮 也才慢慢開始想多了解獸裝

另一方面 獸裝的製作對創作來說是很有趣的挑戰
怎麼把動物的特徵 立體造型 完美的結合在人類身體上 有許多技術都值得研究
每次看到國外的製作過程就會有種興奮手癢的感覺 很想做做看
不過我不得不承認 製作過程真的不是很環保.....

當然 穿裝時被一堆正咩說好可愛好帥時 真的很爽 (喂
不過很可惜的是台灣的環境 對於獸裝的觀念還停留在像是小丑一般的可愚弄的角色
或是只是某品牌的吉祥物 只是穿來打工的 這種概念
造型也只能接受可愛q版方向
所以寫實獸裝似乎只有同人展這種場合才能夠穿出 (但還是會遇到很多不懂尊重的白目)
在缺乏特殊化裝造型的產業環境下
我也不期待台灣未來能像美國或日本那樣啦~ =w=
關於館長


黃貓一隻
喜歡動物.畫畫.唱歌
目前是接案子的插畫家
立志畫動物維生

==================
來訪參觀注意事項:

禁止注音文.地方方言
請保持禮貌與尊重
嚴禁轉貼.使用.修改任何作品
館長有權刪除.無視任何留言
==================


茶館守護獸--呀比

幫我餵餵他吧
即時碎碎唸
分類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館長的足跡
計數器
搜尋
RSS連結